穿到六十年代做鳏夫

第7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洗了,爹,热水还在灶上炖着,你吃完饭就可以洗了。”小二挺挺胸膛,大姐厉害,他也不差。
    “谢谢小二,好了,你们俩个赶紧去睡吧。”小二的样子,常宁看在眼里,知道小二这是等着夸呢。
    “爹,你也早点休息。”大妞和小二分别进了各自的房间,家里安静下来。
    常宁喝好粥,一把水把碗洗了,然后端着热水回屋。
    就着热水缓解了一身的疲惫后,常宁也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只不过,他没有和孩子们那样睡着,他还需要好好想想很多事情。
    11.公社食堂
    山上的情况就算没再往深走,但他心里已经有了大概,想靠山养家致富,是不要太想了,一来,大山被荒年的人们饥不择食后,就算后果不会再严重,也仅仅恢复中,想要再得到大山的馈赠,可能有点难度,没有关于大山的金手指,这点难度就能难住他,想要偶尔碰碰运气,改善下家里的伙食情况,或许可以,但想靠着大山致富,是不要想了。
    所以,大山可以去,但不要想太多,这就是常宁现在的决定。
    至于明天的安排,哪也不去,就在红卫村,新常宁正式上场。
    “爹,你今天去食堂?”一大早,常宁一家起床后,常宁就开始安排今天大家的任务了,小六还可以抱着去食堂,但小七是肯定不行,所以,得留人在家里,要不大妞,要不小二,要不就是自己。
    前天是大妞,小二去,昨天是大妞,轮着去,自己进了山,今天,常宁想想,他得去食堂,还是只能大妞,小二轮着一人上午,一人下午了。
    “是呀,爹也好了,总不能一直不去食堂,一天两天还好,时间长了肯定不行,再说,爹也得去上工了,不上工不挣工分,家里哪来的收入,只是以后,爹去上工,家里就得多多辛苦你们了。”分别拍拍大女儿和二儿子的肩膀,他们家所有孩子都一个排序,常宁也不想分开排。
    “爹,你放心吧,家里交给我们,一定没问题!”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大妞他们再懂事,也不可能出去挣工分,别人也不会认,家里的生计大事,只能常宁自己扛起来。
    “爹很放心。”上午大妞先留下,他和小二带着三,四,五出发,大妞留家里照看六,七。
    “常宁,这是好了?”
    “大妞爸,总算好了!”
    “小二爹,看开些,你还有孩子们呢,日子总得过。”
    没有意外,常宁病后的首次出现,引来了食堂的大部分关注。
    常宁其实是有些怕这些人情往来的,原来的他,家里亲戚不多,受父母过度保护的影响,来往的人也不多,弄了个某宝小铺后,同样不需要多少人情来往,最后的结果就是,常宁情商一项上,得分从来不高,来到这个年代,完全不同于以后的人情来往,真正的远亲不如近邻,光一个村子的来往,常宁知道,就已经足够他学习和适应了。
    “哎,我想明白了,为了孩子们,我得好好努力!”从进食堂,常宁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大家的问候,不管里面有多少真心多少假意,面子上,常宁都得感谢大家的关心,至于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得时间来告诉常宁,假意不提,真心的,常宁都得记住,以后,同样真心待人。
    “这就对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日子得往前看,往前走。”常宁的境遇,大家同情,现在听常宁自己说会好好过日子,大家也替常宁高兴,想想,要是常宁真撑不住了,光那七个孩子,得多让人心疼。
    铛铛铛——
    食堂钟声敲响,也只有村里公社食堂还能有铁的声音了。
    听到开饭的声音,大家也没在继续围着常宁说话,这个时候,任何事都比不上吃饭。
    “常宁,好点了没有?”等到各自端了碗吃着,村里大队书记也是村支书何仲庆过来拍拍常宁的肩膀。
    “何叔,已经好了。”常宁放下碗站起来。
    “坐着,坐着说。”何叔也坐下来,这几天他出去开会,也没顾得上常宁家事,现在回来,看常宁的样子,还好。
    “好了就好,以后好好过日子。”对于常宁家的事,何叔身为一村支书,当初村子里也帮着出了不少力,只可惜,现在的光景,谁家都不好过,想帮忙也有限,现在,别说常宁没想出办法来怎么养活家里的一串娃,就是何叔,他也没能想出办法来。
    “何叔,我会的。”常宁很感谢何叔,记忆里何叔对他的帮忙,特别是在原身常宁妻子去世后出的力,让现在的常宁都能感觉到何叔的真心实意。
    “这就好,这段时间地里不忙,所以队里大家要挣工分现在分几种,最拿工分的是去挖渠的,还有进城拉肥的,你想不想干?”要是换了别人,何叔直接分配,但常宁家的情况,何叔这个直接分配,分配不了,这两种活虽然拿工分不少,可是,都要离家,常宁现在就一个大男人带着七个孩子,不提其他小的,就说最小的那个,一个月都还不到,常宁要出门的话,孩子怎么办?但不出门,怎么挣工分,怎么赚钱养家糊口,真是左右为难,何叔也下不了决定,干脆直接问人。
    别的方面,其实何叔是有想过的,或者给常宁换份轻松的活计,比如换来做村大队出纳,管管记记账,工分不算少,活计却很轻松,不会学学也能上手,一个村里也没多少账管算的,但这些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人调走,或是不干,何叔就算想,也不可能让别人让位给常宁吧。
    同情常宁是一回事,可工作是另一回事,无规矩不成方圆,他身为一村支书,是绝不能带头做坏规矩的事。
    所以,现在问着常宁的打算,心里也想好,不管常宁是什么决定,出不出去挣工分,私下,都多多照顾下常宁,公不行,私下,个人行为,没有问题。
    “何叔,我得想想,主要是家里孩子,我要是出去了,实在放心不下,可不出去,家里又不知道要怎么有收入。”常宁苦笑,他这两天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个问题,只是到现在,依然没想出办法来。
    “行,你想想,你的情况,大家都明白,也能理解。”拍拍常宁的肩膀,何仲庆站起来准备离开,不逼常宁,他也再想想有没有其它办法,一举两得的,既能让常宁养家糊口,又能让常宁顾家养娃。
    “支书!”刚好,有人找他有事,厨房张老五跑过来,直接拉着他走。
    “张老五,火烧屁股啦,急成这样,对了,我还要说你呢,你看看现在我们公社食堂的伙食成什么样了,这是饭吗?这不叫饭,粥都算不上,这叫水!”张老五不来找他,他也得张五说说这事,不给大家吃饱肚子,大家怎么干活。
    “哎哟,我的好支书,可不就是火烧屁股的事吗?”张老五一脸苦相,他也是没办法,他是早就等着支书回来了,急呀!
    12.不如外人的家人
    “得,得,你说,什么事?”何仲庆被张老五一路拉着进了食堂后厨房里。
    “支书,我也知道得让大家吃饱才有力气干活,可我得有米下锅,你看吧,现在食堂所有的粮食都在这里了。”张老五也愁啊,再这样下去,村里大家就真的得喝水了,纯的水,不带一颗米。
    “一点存粮都没有了?”何仲庆叹口气,从去年开始收成不好,他也知道,但他们这里并不算最严重的地区,所以他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以为,大家省一口就能过去了,最近一直在外面开会又开会,一个疏忽,回来,食堂就没食了。
    “没了,米,面,精米,梗米,细面,糙面,玉米面,麦面,什么都没了。”所以,这真是火烧屁股的大事。
    “土豆呢,红薯呢,这些对水需求量少,产量又大,总有剩的吧?”荒年,何仲庆要求也不敢高了。
    “这些有剩,也剩的不多了,要坚持到秋收的话,大家还得再这样省下去,而且光吃红薯,土豆,太烧心。”特别红薯,吃多了,那是真难过,要不然大家也不会往山里跑,都想着打野菜,找野物,搭着米面,总比光吃红薯好,可现在,山外围的东西已经没了,家里的米面也没了。
    这会儿,就是降低标准,光整土豆或是红薯怕也坚持不住了,所以,支书没回来这几天,张老五是真省了,往常还会稀粥搭着个土豆或是红薯,但这几天,就稀粥,什么都没有,要真断了粮,土豆和红薯接下来还得坚持到秋收,要不然,除非再往深山深处走,否则,大家树皮都没得吃!
    “你计算一下,剩着的所有东西,熬到秋收,每天能吃多少,然后,先这样煮,我再试着想想办法吧。”何仲庆也没把握,去年开始的全国饥荒,谁家都没有余粮,他能到哪去借粮。
    “那我明天就开始熬土豆。”红薯放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时,烧心也得吃,总比解放前饿到吃观音土,吃死人强。
    “行,先就这样撑着。”何仲庆拍板。
    至于别的,何仲庆就是有想法,也得秋收了再说。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