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迷心窍

chapter 74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顾半夏从未想过结婚,可等红艳艳的结婚证书落在她手上后,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结婚了。
    没有求婚,没有戒指,没有甜言蜜语,她只在昨晚被告知今天要结婚,然后天一亮,容政就领着她去民政局结婚了。
    天啊,顾半夏觉得不可思议,隐隐有些不甘心,可转念一想,好像又不知道自己在不甘心什么。
    求婚?戒指?甜言蜜语?
    她都不需要啊,这段时间唯一想的,就是容政只陪着她一个人。
    顾半夏扭头看向容政,见他虽然表情淡,可眼里溢满了柔情和笑意,他看着两人的登记照,一遍又一遍。
    顾半夏突然记起有一天晚上,容政第一次喊她老婆,她问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喊,当时他的回答还挺傲娇,现在想想,容政是不
    是早就想跟她结婚了啊?
    顾半夏忍不住勾唇轻笑,将脑袋轻轻靠在容政的肩上。
    民政局里,一对又一对的新人,来来去去,他们就坐在椅子上静静看着,每一对拿到结婚照的夫妻脸上都洋溢着笑。
    顾半夏问容政:“这里算不算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开心的地方呀?”
    “不是。”
    “为什么呢?”
    “你不知道民政局除了办理结婚,也能办理离婚吗?”
    顾半夏:“……”
    这个死男人怎么这么扫兴?大喜的日子就不知道说些高兴的话!
    “死鬼,那你为什么要选择今天跟我结婚呀?”
    容政答:“怕你觉得我穷,有一天受不了就偷偷跑了。”
    顾半夏给他一记闷捶,容政单手把铁拳头握住,笑意扩散,“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顾半夏有些懵,反问他:“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几个月之前吗?”
    “不。”容政转手牵住她往外走,“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就是你说的那年暑假在乡下见到的智障。”
    顾半夏睁大眼睛,不可思议,“不不,不会吧?我记着那人是个丑八怪啊!”
    容政回头看她,皮笑肉不笑,“放心,纯天然没整容。”
    顾半夏挠挠头,“好吧,我其实真的想不起来他长什么样子了,印象中那人不爱说话不爱笑,所以对他印象不算好,我也记不
    得跟他说过什么,但应该没怎么过多的交流吧。”
    “有。”容政目光定定,“你想骗我的钱,沉香让你不要骗我,你说我这种呆瓜不被你骗也会被别人骗,
    Р○①8导航站:P○1⑧.C○▄m
    你骗还能少骗点,这
    样我长记性了,就不会被别人骗了。”
    顾半夏红了脸。
    好吧,什么都不记得是假的,大多数是真没印象,记得的都是她卑鄙无耻的地方,她也说不出口。
    “我当时就在你们后面,都听到了。”
    确定了,原来容政真是当年那个智障~
    “我把你们的照片夹在书里,以为你会记起我,可你压根就没翻过那本书。”
    顾半夏不好意思,“我早就不爱看那些书了,还有那张照片,我以为是你暗恋我,去顾家偷的。”
    容政坦荡荡,不接这茬了,牵着顾半夏往外走,“你看,今天真是个好天气,适合钓鱼,倘若我那天没有去河边钓鱼,我可能
    就会错过你,倘若这些年我不曾一直寻找下去,我可能就会错过你一辈子。”
    糟糕了,有点想哭。
    顾半夏其实很容易感动,可这么多年,她没被人感动过,因为没人愿意真心感动她。
    “我已经扔了你的避孕药,等下我们去看医生,在合适的时候要个孩子吧,当然,如果你现在还没准备好,晚几年也可以。”
    顾半夏拽住容政的手:“原来那晚你突然生气,是因为看到了避孕药啊。”
    容政颔首。
    “那你有没有打开看过呢?”
    “没有。”
    顾半夏傲娇地哼一声,“为什么不打开看看呢?我虽然买了,可从来没有吃过。”
    容政忽然笑了,反问:“既然不吃,为什么要买呢?”
    “我们每次都没用套,当然得吃药啊。”
    “所以,为什么没吃呢?”
    顾半夏有些难为情,想了想,将脑袋一甩,“想给你生个儿子呗。”
    容政动容,抱她,“谢谢你当初愿意接受我。”
    顾半夏听懂了这句,他说的是当时小张来找她,说明包养的事情。
    不得不说,容政是很懂她的心理,如果当初容政是本人直接出现,或者是以什么有好感想要追求她的方式,以顾半夏的脾性以
    及当时的想法,她绝对不会多看容政一眼。
    所以这样说来,其实容政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无论干什么,他都以她丝毫不反感的方式去做,哪怕不被其他人接受,
    但只要她乐意,他就去做。
    两人上了车,顾半夏伏在他耳边悄声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容政往她的方向挪了点,顾半夏的唇立刻就贴在了他耳朵上,她吻了吻他的耳朵,贴着耳廓说:“其实我的处女膜是我自己弄
    破的。”
    容政没想过顾半夏为什么不是处女,也没在意过,但确实因为顾半夏的话吃了一惊。
    “沉香下葬后的第二天,我就弄了,她说被顾国峰强奸了,没了那层清白觉得自己很脏,所以我想,我的沉香脏了,我也脏好
    了,这样她应该就不那么伤心了吧。”
    容政没有得知真相的轻松,只觉得一身沉重,如果他早两年出现,顾半夏应该会少受很多苦。
    小张开车很平稳,两人坐在后座,紧紧相拥。
    “我带你去个地方。”
    顾半夏没问他去哪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无论容政带她去哪里,她都是愿意的。
    两人之间好像难得这样静静相依偎,因为往往依偎在一起时,顾半夏脑袋里都是想搞容政的邪念。
    但她现在没有邪念,大概也有,但是被另一种感觉压下去了。这种感觉让顾半夏明白,男女之间表达爱的方式不止有啪啪,还
    有温情地相拥,什么都不想,只要挨在一起就可以了。
    “老公。”顾半夏比以往都要温柔,柔得像一汪水。
    “怎么了,老婆?”
    顾半夏羞答答地说:“余生,请多多指教。”
    容政:“余生是谁?”
    “我是说往后。”
    容政:“跟姓余的是同一个人么?”
    顾半夏:“……”
    “他是谁?”
    顾半夏坐直身体,不温柔了,“是我前男友呢,怎么滴了?以后也不用你指教了,我自己看着过吧。”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