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是归程(1v1)

犯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张姐这次倒是良心大发没有让祁妙去陪酒。
    一开始她不看好祁妙就是因为祁妙性格太懦弱,要是说陪酒上床什么的也就算了,结果她这个人一点情趣也没有,每次带她出来喝酒,人家摸了她两把就哭哭啼啼给那些大佬们搞得性致全无。
    毕竟是上流社会,那些大佬玩的就是刺激。
    后来她降低了档次,找来了小公司的资源,能赚一把是一把,蚊子腿也是肉,谁知道当下就给人打了。
    不仅没让她赚到钱,还赔了不少礼。
    想到这里她就来气,本来想倒贴解约算了,谁知道《荒岛求生》找上门,着实让她惊了一把。
    ……
    保姆车停在了一个别墅小区的门口,保安和司机交流了两句就放了他们进去。
    七拐八拐来到一座独栋别墅的门前,门口立着两个小型的石狮,门上挂着两个灯笼。
    张姐下了车,祁妙随后跟上。
    “这是哪里?”她问张姐。
    张姐白她一眼:“问那么多干吗,跟着就行。”
    祁妙没吭声,抿着唇,跟在她的身后。
    摁了门铃,打开之后是门后站着上了年纪的阿姨,姿态友好又客气:“是张经纪人吧?我们家小姐正在茶室等你。”
    小姐?
    祁妙满腹疑惑跟在阿姨的身后,转到了负一楼的茶室,茶香袅袅,上等的茶桌上放着四个蒲团,一位穿着黑丝吊带的知性女性正盘腿坐在蒲团上。
    腰细腿长,涂着红色的脚指甲油,一只脚光着,脚踝洁白如雪,一只脚踩着毛绒拖鞋,歪着身子沏茶。
    手指纤长,摆手招呼他们过来座。
    她的身旁站着一位年轻的女人,毕恭毕敬,看起来似乎是贴身助理。
    “茹小姐。”张姐叫了一声,扯了扯祁妙的袖子,祁妙也跟着喊了一声。
    “快入座。”
    轻声细语,格外动听。
    祁妙和张姐坐在徐茹的对面,茶桌上放了两个茶杯,小助理弯腰结果徐茹手中的茶壶给她们满上。
    “今天请你们来,”说的是‘你们’,但目光却放在祁妙身上,笑:“是因为我下周二我的杂志封面要拍,不知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张立心一惊,脱口而出:“您是说,《roar》?”
    徐茹微微一笑,满是妩媚:“正是。”
    祁妙哪怕再怎么不了解这个世界,好歹也拥有原主的记忆,《roar》可以说是当今娱乐圈着名的时尚杂志,但它不止时尚这一块,分很多领域,有时尚男士,时尚女士,时尚童稚等,多少业内人士为了争夺它的一个版块明争暗斗。
    这会儿居然要跟她一个平平无奇小糊逼合作,还是封面,张立心内心何止一个卧槽可以形容,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张立心颤颤巍巍:“可是我们祁妙出道至今一直……”
    意思是她不够火也不够格。
    徐茹摆手,笑得特别温婉:“这次我的封面是一男一女,为七夕节做准备,主题是《恨》。”
    张姐正准备答应,祁妙却问:“茹小姐,为什么要找我?”
    张姐立马在桌子下面掐她的腿,她疼了一下,微微皱眉,却听徐茹轻声道:“大概是你比较合我的眼缘。”
    祁妙不太相信这种说辞。
    但她也不知如何反驳。
    “那么,咱们是否可以合作?”她汲了一口茶,悠然地凝望她们。
    张姐自然愿意:“当然~明天我们……”
    还未说完,就听祁妙打岔道:“我知道七夕是情人节,为何要在七夕节表现恨?”
    徐茹放下茶杯,单手撑着下巴,微微一笑:“因为我向来喜欢剑走偏锋。”
    祁妙不太理解,皱眉没说话。
    徐茹双手交叉,搭于下巴上,手指甲的颜色和脚指甲的相同,肤白显得愈发红艳,笑:“因为有爱,才会爱而不得,才会爱而生恨,人性贪婪且自私,越是在值得庆贺的日子里越是要让人清醒,他们现在的爱,以后也会变成让人厌恶和胆颤的恨。”
    不知为何,祁妙有一瞬的恶寒。
    她不太喜欢徐茹的姿态。
    说不出哪里怪,只是骨子里透露对她的抗拒。
    想也不想,她回绝道:“不好意思,我无法跟您合作。”
    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祁妙!”张姐喊她。
    祁妙无动于衷,背脊挺直,一步一步往电梯口走。
    “你觉得……”徐茹悠悠地说,“自己想不拍就可以不拍吗?”
    祁妙脚步顿住,回眸看她一眼。
    徐茹抿唇一笑,摆摆手说:“慢走呀~”
    祁妙只觉得脚底蓦地有点发寒,这女人似乎不好惹。明明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脸上挂着笑容,但笑意却不达眼底。
    反而……
    像是在证明什么。
    祁妙转回头,摁了电梯上楼,张姐歉意地弯腰鞠个躬,在徐茹的浅笑下,消失在电梯口。
    待她们走后,那抹温婉柔顺的笑,慢慢收回嘴角。
    她淡淡地目视电梯,说了句:“给我穿鞋。”
    那助理下一秒便蹲下身给她套上另一只毛绒拖鞋。
    ……
    祁妙当然没有选择,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圈子。
    她不愿意拍,多得是人想拍。
    第二天吃完早饭,UX其他两位成员从业务渠道那边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都炸了,郑雨晴直接推开张姐办公室的门质问张姐凭什么把《roar》的资源给祁妙。
    张姐也不是吃素的,直接说那是《roar》钦点祁妙,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有本事自己去混资源。
    邱露不信,张姐没空搭理她们,收拾东西就和《roar》的对接人员签协议去了。
    窗外阳光正好,祁妙躺在宿舍的沙发上,盘着腿,戴耳机听着陆岩发来的demo。
    昨日陆岩给她发来MV女主角邀请后,祁妙表示自己没有演过戏。
    陆岩说:不用演,你就负责美就行。
    祁妙:?
    当天晚上就把demo给她甩了过来,这会儿终于有时间好好听了。
    是一首气势恢宏的歌,节奏有张有弛。
    祁妙从头听到尾,打开微信给陆岩回:有没有填词啊?
    陆岩估计正在忙,没有回。
    她又点开demo听了一遍,邱露和郑雨晴踹开门进了宿舍。
    这是一个四人间的loft,楼下是生活区,大门正对落地窗,落地窗旁就是沙发,而沙发的九点钟方向是电视,一般用来看电视和直播用。
    祁妙听到踹门声,眉头动了动,没有说话。
    郑雨晴进了屋,邱露跟旁边安慰她,眼神下意识地瞥了沙发上祁妙一眼,冷嘲热潮:“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狐媚子的本事倒是挺大。”
    陈星正在楼上睡觉,听到声音爬起来,走到栏杆处低头吃瓜。
    郑雨晴从茶几上拿了一杯水,仰头喝了一口:“看来业务能力差不要紧,不要脸就行。”
    她们阴阳怪气了几句,见祁妙无动于衷,像挥了半天拳头却发现全打在棉花上,唱独角戏。
    郑雨晴不干了,上前就伸手扥掉她的耳机。
    祁妙耳朵一痛,抬眼看她,“发什么疯?”
    郑雨晴压根就不怕她,成团1年多,干啥啥不行,整天畏畏缩缩躲在屋子里不出来,扔掉她的耳机就笑:“听不见我说话?”
    祁妙:“我需要听见?”
    郑雨晴没想到她是这种态度,之前在张姐那里受得气像double堵在胸口,她冷笑:“你牛逼啊?陪哪个老头子睡了?居然给你roar的资源,还是封面,看来牺牲挺大的,身上处处都用过了吧。”
    祁妙活了两世,春宫图的确看过不少,唯一出格的只有在江南蓉城和圣上共度青楼的那一晚,但她依然实打实是个黄花大闺女,再怎么行军打仗不拘小节也没听过别人这么侮辱她。
    当下皱眉,站起身,“道歉。”
    “哟哟哟~”邱露差点想鼓掌,“姿态挺不错啊,跟谁学的?”
    “我最后说一次,道歉!”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指尖微勾,折成白印。
    郑雨晴明晃晃地直视她,冷笑:“如果我说,你不配呢?”
    祁妙弯腰放下手机,关掉和陆岩的交流页面,她身高168左右,在172的郑雨晴面前显得矮了一截,整个人也比郑雨晴瘦一点,所以看起来比较柔弱。
    “配不配,你说的不算。”她扯唇笑了一下,“你很想红吧,如果腿断手断,你觉得自己还能红吗?”
    她说完这话郑雨晴眉头抖了一下。
    她从未惹任何人,也不在乎所谓的娱乐圈,要不是因为原主的合约,她早八百年就滚蛋了,没工夫陪这帮人浪费时间。
    她也不在乎自己红不红,明星,嘁,不就是抛头露面出来卖笑的?跟大司朝的戏子有什么区别?
    “你想干嘛!”邱露拽着她的胳膊,还没抓稳,就被祁妙反手撤出。
    速度之快,邱露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郑雨晴“啊~”了一声,祁妙当即出手扥过她的胳膊反手压在沙发上。
    “这胳膊断了,你还能跳吗?”
    “你疯了!祁妙,你这是犯法!”郑雨晴疼的脸色爆红,完全不顾形象,“放手!不然我就报警了。”
    “报吧。”这个娱乐圈我tm不想混了。
    陈星张着嘴,卧槽卧槽卧槽,上次就听悦姐说祁妙自上一次去完孤儿院回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果真如此啊,这哪里是祁妙啊,这是哪家雇的保镖啊!
    超酷的说!
    她连忙转身下楼,边跑边说:“别打架别打架,张姐会骂的!”
    邱露更是扯着祁妙的胳膊,让她放手:“你给我放手!”
    祁妙侧头看她,只给她一个眼神,邱露哆嗦了一下,把手放开。
    “我只要一个道歉……”
    她还没说完,郑雨晴立马改口:“我道歉,道歉!”
    大口喘气,咬着牙说:“对不起,我是嘴贱!”
    祁妙放开了她,邱露立马上前去扶郑雨晴,她弯腰捡起沙发上的手机,重新塞回耳机,打开页面陆岩已经回复:有词啊,想看吗?
    她打字回:想
    yan:等着,哥发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