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孩与娇花(糙汉 婚后爱 高H)

155嗔怒(妹妹剧情+H)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牧彷等了一个晚上,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可人儿,小姑娘和三个多月前没有什么分别,他几乎不敢相信,那肚子里面已经揣了个小小的人儿,望着那最心爱的小姑娘,牧彷那一张冷脸冰雪消融。
    小姑娘也看着他,眼神里头有着一丝怒气,牧彷立刻就品尝出了那股怒气。
    昨儿夜里被挡在门外,他就知道她恼火了。
    她完全有理由生气的。
    在知道大行皇帝下令狙杀梁薰的时候,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想丢下一切,回到他身边,可是他不能。
    牧佛的妻子才是目标,可就算他看似理智,在牧佛离开以后,他依旧痛苦不已,他想尽办法了结了一切,这才敢回到她的身边,“娘子,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了。”
    梁茉没有理会他。
    她爱极了牧彷,可正因为爱,所以才委屈,在他身边的日子,受到他的照拂,可也不免因为他冷硬的性子而受伤。
    理智上明白牧彷应该以度局为中,可是在看战狼一路呵护着梁薰回到顺天的时候,心里还是会觉得羡慕,再怎么说,不过是个才及笄的小姑娘,怎么会不想被心爱的男人疼爱呢?
    怀着身子的时候,正是女子情绪最敏感,需要被呵护的时候,可从发觉有孕的那一天起,牧彷就不在了,当她害怕的时候,唯一的依靠就是梁薰,如此一来,她心里哪里能舒坦?
    碰——
    牧彷跟了梁茉一路,寝房的门就在牧彷的眼前关上了,他跟得太近,如果不是身手矫健,这鼻子都要给碰塌了。
    在外威风得很的牧大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也同一般男子一般,任由捏圆搓扁。
    他轻轻叩了叩门,一点反应都没有,没反应也就罢了,还听到了落锁的声音。
    牧彷哑然失笑。
    梁茉的的后背抵在门上,在落锁的一瞬间,她心里就有点后悔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里对牧彷是想念的紧,可是偏偏在真的见了他之后却在心中生出了怨气。
    明明心里很高兴,可是看到他以后,满溢出来的是酸涩和怨怼。
    很想抱抱他。
    可是却把他锁在门外了。
    梁茉想着,只要牧彷在哄个一两句,她就开门了吧。
    谁知……门外迟迟没有动静。
    等了一会儿,梁茉的心沉到了底。
    委屈的感觉越来越盛,她走到了榻边,抱着团枕坐了下来,身形委顿,想着这些日子来如何担惊受怕、相思若狂,泪水就不听话的滚滚流出。
    牧彷推开窗子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么一副令人心疼的画面。
    牧彷身手俐落的翻进了寝室,在梁茉能够反应过来以前,他已经把人摁在怀里了,“茉茉,我回来了,你别哭,你一哭,我胸口就疼。”梁茉瞪大了眼睛,眨了眨,泪水又这么落了下来,美人落泪不一定好看,可是梁茉落泪,那是一幅美景,被牧彷私藏的美景。
    梁茉愣愣的,牧彷的舌头已经在她脸上作乱,舔去了她的泪水,舔得她有点痒,她娇嗔了一声,“你做什么啊!”软糯糯的,听着令人心底也是甜的。
    “娘子,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吗?”
    “谁是你娘子,你答应我的三书六礼都还没看见呢!”梁茉俏生生的瞪了他一眼。
    牧彷还不知道梁茉吗?不过就是只纸老虎,凶起来也是可爱。
    “行,马上补上。”他不管梁茉些微的推拒,吻了吻她的鼻头,又把人摁在怀里,吻住了她的唇,梁茉起先还捶打了他几下,可后来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反而是迎合上了,她捧着他的脸回吻着,两人的唇舌至极缠绵,像是在进行一场角力。
    梁茉的泪水再一次滑落,令这个吻参入了一丝丝的咸涩。
    绵长的吻毕,梁茉显得有些喘息不止,舌根都麻了,倒是牧彷,似乎一点也不受影响,他让梁茉靠在自己的胸口,郑重的说着,“茉茉,我回来了,从此以后我只是你一个人的牧彷。”不是父母兄弟的,不是天下国家的,就只是梁茉一个人的。
    一个字、一个字,铿锵有力。
    虽然没有给梁茉半句的承诺和解释,梁茉却是听懂了他的话。
    他说过,他的人生不是他自己的,在达成目标以前,他的人生奉献给了家族,在达成使命以后,他是她的。
    “命都给你,嗯?”牧彷在她耳边低喟了一声。
    “不要这样说!”梁茉蹙起了眉,天知道她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只能努力去想,他一定会活下来。
    她才不要他的命,她要他活着,岁岁年年都陪着她!
    “嗯,不说了,茉茉,可以了吗?满三了吧……我想要你了……”牧彷低哑的嗓子在她耳边响起,他的嗓子对他来说像是最上好的催情剂,光是听他这么说,她的双腿间就起了一阵热潮,酥麻的感觉一阵阵传来,空虚、饥渴,渴求着他的疼爱。
    牧彷虽是用问句,可是他的心是笃定的,这几个月虽然未能相见,可是梁茉的一举一措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在知道她有孕以后,关于她的情况更是钜细靡遗的传到他手里,毕竟他是掌握情报的锦衣卫,只要他想知道的,没有不能知道的。
    “茉茉想不想夫君,夫君好想茉茉的。”
    牧彷的双手一只伸进了梁茉的衣领中,隔着兜衣,揉握着她因为怀孕而更加丰满的胸脯,另外一只手撩起了她的裙子,沿着膝盖处一路到了花芯,那食指和中指并拢,毫无任何障碍,准确无误的夹住了那巧巧挺立的小珍珠,夹住了她,上下揉捻,上至那尖尖的嫩芽,下至那汁水泛滥的小穴口,夹带着布料,往那嫩穴里头戳去。
    “哈嗯……”梁茉在他的爱抚之下,理智溃不成军,“想的……啊啊……好想谅昔……”
    “那你自己摸摸,让夫君看看你有多想,嗯?”牧彷把她的小手置于两腿之间,唰啦一声,梁茉裙下那薄薄的绸裤已经被他轻而易举的撕破,露出了水盈盈的牝户,梁茉素白的手指被牧彷捉着,摁在那湿淋淋的花穴上。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