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孩与娇花(糙汉 婚后爱 高H)

终章(下)幸福(完结)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大行皇帝崩逝三日,新帝魏策登基,封梁莉为元后,封一双儿女为太子和善敏公主,群臣自是开始上谏,要魏策广开后宫,为皇室开枝散叶。
    这样的奏折多半带了一点私心,中宫虚悬,太子年幼,新帝才登基,野心勃勃者已经盯着那把龙椅了。
    魏策从小就吃着后宫的亏,看着那些女人斗争不休,他实在不忍梁莉留下的唯一一个子嗣历经和他幼时相同的痛苦。
    魏策以要为大行皇帝守丧三年为理由,仅仅纳了梁家四女为妃来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
    这位梁家四女,便是梁茉的庶妹梁沂。
    梁家嫡庶尊卑分明,嫡女从艸字为名,庶女则是浇灌艸的水。
    魏策也没给予她太高的位份,只求她能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子女。
    除了亲眷,他也大封功臣,第一波受封的,便是那些随着他到北方争战的亲随,首一位,自然是他的小舅子梁杵,梁家平反后受封忠国公,如今更是直接一跃成为异姓王,为忠郡王,梁薰和梁茉也重新拟定封号,各提升一阶,成为真阳郡主和寿安县主,封号更加吉庆,还带了姐夫对妹妹们的期许和保证,要她们常乐无恙。
    新皇登基,虽未对大行皇帝表示太多的尊重,但却也未像大行皇帝登基那会儿掀起腥风血雨,枕戈待旦的几个成年皇子,安分的封了王赶往封地,连哭灵都来不及哭完,就连人带车扔出城了,不安分的依旧封王,没有封地,府兵减至五十,全部赐宅于朱雀大街,罗列于锦衣卫的卫所边,让他们每天提心吊胆,难以翻出风浪。
    唯一一件大事,那便是新帝做主认回了牧家次子,一开始众人还将信将疑,但是在看到牧佛本人以后,那便确定了这事情的真伪。
    牧彷从长安伯,晋升为长安侯,牧佛也得了晋安侯的爵位,双生子双侯,一时风光无限。
    有多风光两兄弟不在意,当他们同时出现在灵堂前的时候,心中满是埋怨嘀咕,不能在家里陪着妻子对他俩来说,当真是一等一的痛事,就算封了爵他们也不乐意。
    牧家也终于在改朝换代后平反,再过一阵子便能举家迁回顺天,只是如今已是物是人非,有多少人撑不过那流放的苦寒,已经成了枯骨。
    牧彷本欲辞官,可却硬生生的被留下,顶了明河的差,成了指挥使,战狼想要躲懒,可是新皇刚登基,那正是多事之秋,他遂接下了牧彷原本的职位,专司监管那些新封的王爷。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当年这些高高在上的皇子是怎么欺负牧彷的,如今一个个落到他手里,估摸着好一阵子都要乖若鹌鹑,安静如鸡。
    两兄弟又有身份又有权,想要攀附的人不知凡几,谁也不知道牧家兄弟已经和魏策约定好,待朝局稳定,两兄弟就要回到封地去过活了。
    牧佛自是因为不愿受到框框条条限制,而牧彷
    他心中始终有个声音告诉他,天家无兄弟,眼下魏策还需要他,自是无碍,可等到朝局稳定,也是他该急流勇退的时候了。
    在大行皇帝送至景山殿过后,两兄弟终于正式归家。
    自两兄弟封侯后,并未分家,也未搬至新宅,家门洞开时,两位夫人亲至相迎,岁月静好,莫如是。
    两人各自牵迎向自己的妻子,身边跟着一个跑跑跳跳的二毛。
    “都说别出来了,孩子今天闹不闹腾?”战狼把人打横抱起,梁薰轻笑一声,“想你啦!”以往总觉得说出这样的话很难为情,可如今心底的话总是不愿再有半分隐藏,府上的奴仆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是已经习惯了主子们感情特别的好。
    牧彷摸着梁茉的肚子,如今梁茉才刚显怀,“孩子乖不乖?”两兄弟一个德性,问的话居然是相差不远。
    梁茉脾气给他宠得越来越大了,横了他一眼,娇嗔了一声,“孩子都乖,不乖的是他爹!”怀了孩子以后,老是腰疼,他人不在,就没人给她按挠了。
    就算是腰疼,也还是得来迎接他回府,毕竟盼了很久了,终于盼来了团员的这一刻。
    牧彷扶着妻子,脸上陪着笑,四个人相偕入府,人影拉得老长,朱漆的大门在他们身后关上,将视线阻绝了,却是未能将欢笑声隔绝。
    陡然间,梁薰的笑容凝结了。
    战狼只觉得手似乎摸到了一片湿热。
    “夫君,我肚子有点痛。”梁薰蹙起了一双柳眉,可怜兮兮地望着战狼。
    “夫人这是要生了啊!”银环看着滴滴答答流落地面的水液,想起了,这就是产婆告诉她的破水。
    梁薰已经超过足月,本就随时要发动了,府上的产房早就已经备好,城里最有名的产婆也重金礼聘了五六个,在府里待命,可以说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毕竟是头一胎,就算是已经未雨绸缪,整着院子还是在银环喊了一声后乱成了一团。
    战狼这辈子没有如此六神无主过。
    梁薰轻轻的倚靠着他,“还好,孩子特别乖,知道要等爹爹回家才要出生。”
    梁薰很快地被送进了产房。战狼在外头绕得众人头都晕了。
    也还好孩子疼人,她的身子骨也给战狼养得很康健。一个时辰后,侯府迎来了第一声婴啼,就如同梁薰所想,肚子里这活泼的孩子,是个男孩儿,虎头虎脑的,只哭了一声,就睁大了眼睛,开始观察着这个全新的环境。
    战狼在第一时间冲到了梁薰身边握住了她的手,他的眼眶红肿,眼底有着可疑的泪水。
    “薰……”他呼唤着。
    “启开!你挡着我看孩子了!”梁薰戴着抹额,身上的衣着整齐,看起来精神好得不似该生产完,她拍了一下皮糙肉粗的丈夫。
    产婆抱着孩子来给两夫妻看。
    第一次抱着自己的孩子,梁薰有着满腔的爱,她靠在战狼的怀里,笑得灿烂,“夫君,我好幸福……”
    牧彷和梁茉也关注着产房的动静,在孩子出生以后,他喜不自胜的大肆打赏府邸里的下人,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是孩子的爹呢!
    不过一般人也分辨不出来牧彷和牧佛,一开始相见的时候,两兄弟还不是那么相像,可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人连身形和肤色都越来越相近了。
    梁薰还不能见风,战狼不愿离开他,产婆将孩子擦洗干净以后,交给了府里备好的乳母。
    牧彷和梁茉围着孩子,一边逗弄,一边笑了起来,这是牧家的第一个孙子。
    牧彷搂着孕妻,只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是令人欢喜。
    接下来的年年岁岁,这样的欢喜不曾断过,只是成员越来越庞大了,大孩子拉着小孩子,热热又闹闹,三日不打,揭梁上瓦。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