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

替嫁 第7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虽然有个“二”的称呼,但事实上,温家只有这一位夫人。
    沙棠犹豫道:“可我做的……很难吃。”
    春尧沉默不语,只等待她随自己去往静思堂。
    沙棠没办法,端着碗跟春尧往外走。
    静思堂离偏殿不算很远,却也要走不少路,路道曲折弯绕,沙棠很努力地去记路线,防止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
    沙棠进不去静思堂里面,只能由守卫代为转交。
    守卫望着碗里惨白的一片,目光犹豫地看了看沙棠,这位祝小姐是打算毒死二少爷来报复温家不成?
    沙棠有些尴尬,低下头去。
    她鼻尖微凉,红红一片,沙棠觉得温聿怀不会吃的,如果不是太饿,她也不会吃。
    不吃最好。
    若是吃坏肚子,那又是她的错了。
    守卫把东西交给在屋中跪思的温聿怀,在这个窄小昏暗的房间里,守卫低垂着头,十分恭敬。
    温聿怀背对着他,目光在盯室内挂着的画像,头也没回道:“谁送的?”
    守卫撒了谎,说:“是闻小姐。”
    温聿怀目光动了动,这才瞥眼扫去。
    闻今瑶十指不沾阳春水,被温家和闻家宠得娇纵,吃东西都要人伺候着,哪会自己动手给别人做吃的。
    直到他看见碗里的东西,静默片刻,忽而弯唇一笑。
    亲自下厨做吃的闻今瑶肯定做不来,但给他送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倒像是闻今瑶能做得出的事。
    沙棠也不知道温聿怀到底吃没吃,守卫出来时也没有拿碗,没有多话。
    每天晚上到点后,春尧就会来提醒沙棠,要她给温聿怀送食去。
    从前沙棠是等待他人投食的,如今倒是反了过来。
    春尧偶尔会偷看几眼沙棠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在飞玄州祝家被人们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大小姐,如今却要忙着学会伺候服侍他人。
    也许这才是要她必须给二少爷送食的原因。
    只是为了折磨这个娇弱的祝家大小姐而已。
    *
    温聿怀要静思七日。
    沙棠因为送食的事,倒是找到事情做,厨房里不缺新鲜食材,虽没有其他人帮忙打点,但沙棠也乐意一个人琢磨。
    她肯花心思下功夫一遍遍改进,好在她记性好,凭借着记忆里曾吃过的鲜美面疙瘩,尝试将其复原,也就越做越好。
    到第七天时,至少不再是那么难吃,勉强有味能入嘴了。
    温家人以为这对沙棠是一种折辱,她心中定然无比屈辱。若是祝星确实会,可惜嫁到温家来的这位祝小姐,不是被祝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那一位。
    送食的最后一天。
    沙棠遇到了来看望温聿怀的闻今瑶。
    闻今瑶提着食盒刚要进去,瞥见沙棠的身影,便停下招呼她:“二嫂嫂!”
    沙棠微微抬头,望着前边衣着光鲜亮丽,明艳活泼的少女,心里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卑怯感来。
    她之前听春尧和侍女们聊天说起闻今瑶,才得知她是青州闻家的大小姐,闻家与温家是世交,两边都有意结亲。
    闻今瑶与温家兄弟一起长大,他们是青梅竹马,而温家二少爷温聿怀,对闻今瑶十分纵容宠爱,心悦于她。
    有说这二人互相爱慕,有说是温二少爷对闻家小姐单方面爱慕,也有说温家少主也喜欢闻今瑶的。
    沙棠想起那晚见到从水廊跑过来的少女,她那样耀眼、活泼,像小时候的祝星,大家都喜欢她也很正常。
    只是若温聿怀喜欢闻今瑶,却娶了她,自己岂不是做了拆人姻缘的事。
    云祟师兄说拆人姻缘要遭天打雷劈,沙棠着实有些被吓到了。
    “你也是来看二哥的吗?”闻今瑶这次顺利来到沙棠身边,不由分说地牵着她往里边走,“我们一起去呀!”
    守卫不敢阻拦,低头当做什么也没看见的放行。
    好在闻今瑶走得不是很快,沙棠才能拿稳面碗。
    “这是什么?”闻今瑶凑过来仔细瞧了瞧,动了动鼻子,天真烂漫道,“看起来好奇怪,还有种奇怪的气味,二嫂嫂,这是你送给二哥的东西吗?”
    沙棠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人,张嘴也不知说什么,只默默点头。
    闻今瑶忍俊不禁,最终还是扑哧一声笑着别过脸去,带着沙棠进屋,朝跪在里面的人喊:“二哥!我和二嫂嫂来看你啦,你快看二嫂嫂带来的东西,太奇怪了,看起来就很吓人,我都不敢偷偷尝一尝,你快吃了告诉我是什么味道。”
    她进来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落在温聿怀耳里无比聒噪,回首时眼尾沾染几分戾气,一瞬间想到:我到底喜欢这个愚蠢又聒噪的女人什么?
    却在瞥见闻今瑶的脸时,所有的怀疑都被强势镇压,戾气也咻然间隐藏,换上与温雁风相似的柔和。
    沙棠站在门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眼前的局面是她未曾想到的,前几天的轻松感在此刻灰飞烟灭。
    “二嫂嫂,进来呀,快拿给二哥尝尝。”闻今瑶招呼道。
    温聿怀只又轻又慢地扫了眼沙棠,便看着闻今瑶说:“你带了什么来?”
    闻今瑶被他这么一问,便在他身旁蹲下,打开食盒一一说道:“马蹄糕,鲜鱼汤,流心蛋饼,一些饭菜……都是青檀她们帮我准备的,我也不清楚好不好吃。”
    她说完,伸手拿了一块马蹄糕塞进嘴里咬了口,随后捂嘴,皱起眉头道:“不好吃。”
    温聿怀说:“那就不吃。”
    “那你尝尝这个。”闻今瑶将鲜鱼汤端给他,“闻起来好香的。”
    温聿怀低头喝了口,闻今瑶迫不及待问他:“如何?”
    “难喝。”温聿怀说。
    闻今瑶瞪大了眼,片刻寂静后,她恼怒道:“这是我做的!”
    温聿怀低笑声:“不是青檀她们准备的吗?”
    “其他的都是,鲜鱼汤是我做的,我第一次下厨,你竟然说难喝,你还给我,我以后再也不要给你送吃的了!”
    闻今瑶这会像只闹脾气的猫,张牙舞爪,伸手要去夺,被温聿怀挡住,他小口慢慢喝完这小碗鲜鱼汤,说:“越喝越好喝,是我刚才不对。”
    “你不要以为说几句好话我就原谅你了。”闻今瑶哼了声。
    温聿怀问:“那你要如何?”
    闻今瑶提出无数条件来让他选。
    两人自顾自地聊着,吵吵闹闹,似乎完全忘记了站在门口的另一人。
    沙棠低着头,那些声音控制不住地往耳里钻,让她觉得难熬,和她每次面对祝星和祝廷维一样的难熬。
    她觉得自己不该站在这里打扰二人,却又不知该往哪里走,只能和从前一样,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沙棠也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难堪又尴尬的事。
    若是她被叫去祝星那时遇到宋长静也在,那么她也像此刻一样,是多余的那个人,只能听宋长静和祝星聊天说笑。
    见温聿怀每一样都尝了口,也待了差不多时间后,闻今瑶才起身道:“我要走了,二哥你明天就能解禁了,下次可要注意点,关七天呢!”
    温聿怀眉眼含笑道:“我知道了。”
    “对了,明天我要邀请二嫂嫂出去玩,二哥你不会拦着吧?”闻今瑶这才看了眼站在门口的沙棠,弯腰提起食盒说,“二嫂嫂既然嫁到温家来,也要跟其他女孩子们认识下才行啊。”
    温聿怀顺着这话,想起跟闻今瑶一起玩的女子们,都是青州有头有脸的仙门世家子,彼此以温家为首。
    因为闻今瑶和温家的关系,大部分女孩们又以闻今瑶为首。
    他平日里看那帮女孩就觉得愚蠢、聒噪、骄纵,却不知为何会觉得闻今瑶与她们不同,明明也没什么区别。
    温聿怀刚生出的怀疑,总是会被另一股力量快速又强势地碾碎。
    “你问她愿意去吗。”温聿怀没有直接答应,而是让她问沙棠。
    若是去了,那就是这位祝小姐自掘坟墓。
    祝家害死了青檀的父兄,她可不会当做没事人一样面对这位祝小姐。
    沙棠刚要答话,有了今晚的前车之鉴,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的好,还没开口,闻今瑶就朝她走来,笑盈盈道:“二嫂嫂肯定会去的呀,谁愿意整天被关在屋子里,闷死了。二嫂嫂,我们走,明天你可不能还穿着这身嫁衣去啊,我去给你换身新衣服。”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9-19 08:07:31~2022-09-20 08:27: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鸭鸭呱呱呱、时光 10瓶;阿夙 6瓶;生梨、槿 5瓶;小的、灯火阑珊处、2476055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章
    沙棠确实不愿意再穿着这身红嫁衣。
    因为她每天都要分出灵力使用“净水术”保持干净舒适。
    她也可以使用术法给自己变一身新衣服,就怕自己灵力不够,无法维持。
    闻今瑶只需动动嘴皮子,就有人把她想要的东西拿来。
    翌日一早,闻今瑶带着人和新衣服来找沙棠,她一说起话来,沙棠根本没机会打岔,侍女也不由分说地带着她去屏风后。
    沙棠换了身鹅黄色长裙,发式未改,脸上妆容倒是早就卸了,不施脂粉,干干净净的。
    只是她神情怯弱,让明艳的长相也落魄几分。
    闻今瑶高高兴兴地带着沙棠去大殿那边赴宴,春尧等侍女安静走在后边伺候着。
    “今儿来的都是女孩子,二嫂嫂不用放不开。”闻今瑶说,“大家对飞玄州都很好奇,到时候会有很多问题想问你的,你可不要害怕呀。”
    沙棠听得心头一颤,她鲜少离开过祝家,哪知道飞玄州的事,就连和祝家有关的消息都不会有人跟她说。
    像祝廷维和宋长静讨论的听海关一战、妖魔联手进犯十二天州等等,沙棠听都没听过。她不知道去年发生了什么大事,也不知道是如何平息的,更不知道祝家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做了什么,救了谁又害了谁。
    若是等会她们提的问题,自己答不出来可怎么办?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