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欲(黑道1V1 SC)

混血男人的亲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泰式建筑的二楼房间里,大屏电视上还在播放着今夜将有大面积雷暴雨天气的新闻,而楼外嘈杂的雨声早已掩盖住了机械播报的泰语,清迈有名的射击场远在郊外这栋别墅旁。
    扶宴下半身穿着军绿色迷彩训练服,上身未着一物,端着一把M16瞄着靶子却并没有扣动扳机,雨水顺着他的前额流过腰腹荷尔蒙迸发的肌肉线条,彰显着他满身的暴戾和压迫,一抬头,便看见了他带着幽深蓝色的眼眸,不难看出他是混血,中德混血。
    他是这片黑暗世界的Satan,是隐在深夜蛰伏待发的野兽,是整个烈域组织的绝对力量。
    “少爷,她来了。”
    看上去像是一个领头模样的人物出声提醒,身后站了两排的手下在暴雨里也岿然不动,很明显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集体。
    扶宴听到声音后微微抬头,头发虽然有些凌乱但并不妨碍他优越的侧脸冷硬沉默,转身把手里的枪以抛物线的姿势扔进刚才那个人手里,不偏不倚。他刚一动,就有人跑过来替他撑起了雨伞。从这里坐车到一楼的会客大厅,需要十分钟。
    沉年站在门卫处迟迟没有再上前一步,那些人站得笔挺,手里还端着枪。北边飘来的乌云笼罩在上方,正如此时她的心情也是十分压抑,丝质鱼尾裙完美勾勒出笔直纤细的身材。这气派的大门给了沉年视觉上的冲击,像是有一双手揉搓着她的心脏,久久不能缓过劲儿来,脑海里浮现的是养父的那一番话。
    “当年是我把你捡回来,养在了我们家这么多年,现在你哥哥要结婚了,亲家说必须拿出一套房子出来,这些年的钱你也该还了。”养父说的没错,她不能白吃白喝这么多年。
    虽然这个男人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可是她从小就是一个人,许家一直都没有亏待过她,只要有哥哥的一口饭就有她的一口饭,现在哥哥要结婚了,拿不出彩礼钱,女方也不会同意嫁过来,这些年父亲赚的钱全都用来养活他们兄妹俩了。
    沉年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终于决定迈进大门,回想着在招聘网站中的信息。前几天她看到的时候,只是觉得奇怪,在看到薪资是二十万的那一刻起,她开始动摇了。
    许家需要这笔钱,哥哥也需要这笔钱结婚,以暂时解决房子首付的问题。令人费解的是,她搭上了私人飞机,接她的人告诉她这份工作将飞往泰国完成,她迷迷糊糊间就已经到了,刚下飞机就被立刻送到了这里来。
    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屋檐外已经可以听到落雨声,砸在地上滴答滴答,要不是意识到她现在的处境不对,这雨声还是很有节奏的。
    可如今听来,却是没来由的烦躁不安。
    沉年看着自己走过的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对这个宅子的装修风格感觉越来越奇怪,四周都是黑暗的,门口的路灯只是亮起弱弱的黄色,黑夜带给她的恐惧蔓延开来。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德伊先生,我们快到了吗?”
    “快了,沉小姐,你可以进去了。”德伊是扶宴的助理,他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沉年刚一踏进去,就感觉小腿冰凉,房间里也没开灯,站在这里像是置身于一个冰窖一样,寒冷压抑的氛围。
    她本想摸索着找到开关,试探着询问,“你好,请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人?”
    刚问完这句话,灯就骤然亮起,沉年下意识捂住了眼睛,突如其来的光亮有些刺眼。她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翘着右腿,却散发着不容陌生人靠近的阵阵寒意,再仔细一看,那男人生了极好看的一张脸,清晰的下颌线,轮廓自然,深邃的眼眸尽显孤傲气息。他的身上是掌权者的居高临下,让人不容忽视。
    沉年稍微前进了一小步,心生惧意地隔着两个身位看着他。
    扶宴同样慵懒的凝视着面前这个女人,穿的虽然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上衣,却难掩一副好身材,面上只是她这个年纪的单纯,想来她还并不知道今天自己过来的真正目的,也不知道德伊的招聘信息是怎么写的。
    再仔细打量一番,她的眼睛亮亮的,像小鹿一样活泼,小巧的鼻子精致的容颜,是个美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原因,还是这几天是他情动期的时候,扶宴不清楚,但是忽然之间他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血液下涌,开始沸腾。
    “叫什么名字?”男人抬眸看着面前青涩的娇体,嗓音低沉沙哑。
    “沉……沉年。”她分明是害怕,睫毛看着他的时候都在轻颤发抖,却还是故作镇定,对眼前的男子有些好奇,但内心只想快点逃离,可是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么。
    扶宴对她这副模样并不意外,德伊和他说过,这女孩十九岁,未经人事,不过是正常反应。
    一个干净的女孩,今晚她就会成为他的女人。
    扶宴伸手抬起了沉年的下巴,淡漠的问,“第一次?”“什么?”皮肤上带来的触感也是冰凉的,但她又不得不回复。
    “你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嗯。”沉年以为他问的是第一次工作,殊不知,扶宴问的是她的隐私问题。
    只是一个动作,沉年就被扶宴的手臂卷起来揽进怀里,悬空感吓得她惊呼,“啊!”
    粗砺的指腹划过肌肤时,触感是干燥的并不湿润,看起来很有力,沉年现在只好慢慢接受,转身却撞进了扶宴带有征服欲的目光。
    随着扶宴的情绪变化,他的衬衣被扯开,碎片丢在了地上,这个房间很安静,被抱在怀里都能听到扶宴的心跳声。而扶宴手上用力,揽着她腰际的手掌越来越紧,只是稍微一扯,她衣服上的纽扣应声而落。没等她护住自己,独属于扶宴身上的雪松香气,混合着大马士革的玫瑰,就像是围绕在海洋沙滩边的花园。
    他带有强迫的吻落在了沉年的唇上,柔软的触感给双方都带来了不一样的体验,这种感觉很快就遍布全身,扶宴舒服的腰腹都在发紧,这是扶宴第一次尝到如此美妙的味道,从前他都不愿意同别的女人亲近。
    沉年身子抖得像筛子一样止不住,舌尖被吮吸的发麻,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是什么,“不……先生,不要。”
    箭在弦上,早已由不得沉年多说什么,扶宴右手抬起她的后脑勺,防止她躲避,柔软的嘴唇在沉年樱红的唇角嘬吸,舌尖伸出来有力的撬开她紧闭的牙关,舌头侵略过的每一处角落,津液交换,唇齿碰撞,两人的嘴里都是血腥味,扶宴却因此更加暴戾,不容她动弹半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