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禀千岁爷:您家王妃又跑了!

第五十章 疼死你,关我什么事儿!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这是,怎么回事?”
    谢言晚几乎艰难的问出这句话,手指不由自主的触碰了他的疤痕,瞬间便打了个冷颤。那些疤痕,带着粗粝的质感,更有那新长出粉肉的皮肤,和那未曾完全愈合的伤口。
    不一样的疤痕,却是一样的触目惊心。
    是真的。
    然而她没有想到,只是这一句话,周遭的空气瞬间便冷却了下来。
    凤栖止眼中的逗弄之色尽退,随手扯了衣服披上,一把推开她,鄙夷道:“给你点好颜色,就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给本座出去!”
    她触碰过的伤口,仿佛让凤栖止又重温了一遍那种感觉,且更想起了自己眼下的处境。
    凤栖止的声音带着几分尖锐,仿佛一盆冰水泼下,让谢言晚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几分。
    先前是心疼的,这次却是气的。
    “出去就出去!”
    谢言晚拂袖而去,走出去的时候,力气格外大将门带上。
    只听得“砰”的一声,凤栖止眼眸里的寒意尽退,神情莫辨的低下头去,寸寸的拂过那些几乎遍布全身的伤疤。
    真恶心。
    房内的事情,谢言晚却是不知道的,她气呼呼的出了房间,便径自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原本是存了一肚子的话,可是现在她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夜风凌冽吹着,谢言晚被冻得打了个寒颤,越发愤愤的诅咒道:“疼死你,关我什么事儿!你说的没错,老娘才不是你的谁!”
    只是在经过洛清彦房间的时候,谢言晚却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
    那样多的伤口,他应该很疼吧?
    再回到凤栖止房门前的时候,谢言晚深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手里的瓷瓶儿,抬手便推开了门,而后又重重的合了上去。
    凤栖止仍旧穿着先前那件衣服,随意的披在身上,三千青丝滴滴答答的落着水,那贴身的衣物粘在身上,加上那带着几许落寞的神情,倒像是一只孤寂的小兽一般。
    然而下一瞬,那只小兽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令人咬牙切齿的老妖孽,用着最讨厌的声音问她:“你又回来做什么?”
    谢言晚睨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径自走到他的身边,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将他的头发包裹了起来,愤愤道:“我来给你撒药!”
    “不需要。”
    凤栖止想要推开她,却被谢言晚一把抱住,而后,一脸鄙夷的将他扔到了旁边的软榻上。
    凤栖止顿时瞪大了双眼,却见谢言晚毫不客气的瞪回来:“看什么看,你现在可没有冰魄银丝傍身!”
    只是那心里到底是龇牙咧嘴,这老妖孽吃什么长大的,看着浑身没有三两肉,怎的这么重!
    不待凤栖止说话,谢言晚便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连珠炮似的开口道:“虽说我不想管你,可万一你死了,我就是最后一个见到你的。为了防止司礼监的人把我扔去慎刑司,也为了我的小命呜呼,我现在要给你上药!”
    见凤栖止想要开口,她又恨恨道:“不许反驳,闭嘴!”
    而后,凤栖止竟真的乖觉的闭上了嘴巴,任由她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
    谢言晚嘴上凶的很,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格外的轻柔,小心翼翼的替他将头发上的水渍擦干,又将他的衣服退至腰间,这才小心的替他上药。
    她是真生气啊,可是看了他身上这些伤之后,却又真的心疼。
    仅仅她认出来的,便有刀剑鞭子钩子等物,甚至还有一块焦黑的疤痕,像是烙铁之类的伤。
    这是要多恨他的人,才能下的去这般重的手?
    谢言晚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好在凤栖止背对着她,并看不到她的表情。
    谢言晚不着痕迹的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到底忍不住道:“你工夫这么高,寻常人根本近不得身,可你怎么这么多伤啊?”
    闻言,凤栖止只是趴在软榻上,垂眸不言。只是他的脸色,却仿佛万年冰山一般,凝结在一起。
    见他不说话,谢言晚就继续说。一会儿唉声叹气,一会儿又愤愤不平。
    凤栖止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可光听着她的语气,就不由得有些无奈,这丫头,往日里怎么没发现她这般聒噪的?
    “小丫头片子瞎管闲事,上完药了么?上完了赶紧走。”
    听得凤栖止嫌弃的声音,谢言晚咬了咬牙,可又看到这些未曾完全愈合的伤口之后,低声念叨:“我最大度,我不生气!”
    她声音极小,可是凤栖止的耳朵却格外好使。听到这句之后,险些笑出声来,只强忍着才没有破功。
    他身上伤口极多,不过大多数都是旧伤。谢言晚替他检查着伤口的时候,无意中便触碰到了某个部位,而后,神情一僵。
    她先前还抱着几分希望,想着这老妖孽会不会是假冒伪劣的太监,可如今亲自触碰之后,才有些失望。
    原来,他竟是真的啊。
    这样惊才绝艳的一个男人,当年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肯进宫做太监的?
    “你,是怎么进宫的?”
    听到谢言晚的声音,凤栖止神情一暗,带着几分自嘲道:“我是个孤儿。”
    闻言,谢言晚心头一疼,孤儿,她前生也是一个孤儿。
    不,确切的说,前世的她是有父母的,可是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儿,所以出生的第二日便被扔了。
    原因是,她的亲生父母要再生一个男孩儿,而她,不能占用户口本上的那一页纸。
    呵。
    突然之间,谢言晚便失去了所有说话的念头,只是对凤栖止却越发同情起来。
    一个孤儿,在这后宫之中,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爬到今日的位置?
    司礼监大太监,集秉笔掌印于一身,建府邸、入宗祠、加封九千岁,旁人只看到这一切的殊荣,而对他艳羡活妒恨,怕是无人想过,这一切,他是怎样得来的。
    感受到身旁女子的情绪,凤栖止心头微动,旋即嗤道:“你莫不是在同情本座吧?”
    闻言,谢言晚下意识回头,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反问道:“千岁爷,您需要同情么?”
    是啊,纵然受了那么多的苦,可是他凤栖止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他们这种人,宁愿被人恨,也不要被人同情。
    因为,同情属于弱者。
    谢言晚突然便释然,扬眉一笑,扶起凤栖止道:“千岁爷,夜已经深了,妾身扶您就寝可好?”
    凤栖止定定的看着她,脸上蓦然多了几分笑容,而后,他矜淡的点头:“甚好。”
    将凤栖止扶到床上之后,谢言晚又替他将被子扯过来,不想她刚弯了腰,便觉得天地一阵旋转,待得她反应过来之后,自己已然被凤栖止抱在了怀中。
    “喂。”
    男人的呼吸就在耳边,谢言晚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咬牙道:“千岁爷,您不是最讨厌旁人触碰您的被褥么,难不成又想换房间睡了?”
    不想,她这话一出,就听得男人带着鄙夷的声音响起:“怎么,摸完了本座,你就想走?谢言晚,本座怎么平日没看出来,你是这样负心薄幸之人。”
    他的声音里隐隐的带着控诉,谢言晚登时便觉得一道惊雷劈下,将她劈的外焦里嫩。
    负心薄幸之人?
    她?
    谢言晚?
    谢言晚顿时咬牙切齿,反唇相讥道:“我也没发现,千岁爷您竟是这般颠倒黑白之人!”
    这厮也忒不要脸了吧,什么叫恩将仇报,这就是!
    然而,不论谢言晚怎么挣扎,都脱离不了对方的怀抱,反而是凤栖止,虽然仍旧紧紧地禁锢着她,可是呼吸已然绵长起来。
    他睡着了。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谢言晚只得放弃了挣扎,望着头顶的帐子,轻轻地叹了口气。
    男人的心跳声稳健有力的传来,一声一声仿佛最好的安眠曲,谢言晚刚开始还百无聊赖的数着他的心跳,可不多时,便在这令人安心的心跳声中,缓缓的坠入了梦乡。
    怀中的小丫头无意识的在他怀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睡着,凤栖止却是慢慢的张开了双目。
    眸内清明,何曾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望着怀中的谢言晚,凤栖止伸出手来,轻柔的将她耳侧的头发抚开,而后带着几分不解望着自己的手。
    他是有洁癖的,以往不论是男女,只要碰了他,都难逃一个死字。只除了那个人,和医者。
    可是谢言晚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个规律,不论是她碰自己也好,还是亲自己也好,凤栖止都没有杀人的冲动,反而很贪恋那种感觉。
    房间内没有烧碳,空气里带着几分冷意。感受到怀中女子往他身上又偎依了一些,凤栖止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不自觉的收紧了怀抱。
    他的手在谢言晚的腰上放着,感受着手掌之下的温度,凤栖止的脸上逐渐勾起一抹奇异的笑容,他低下头去,在她的额上轻轻的吻了一吻,低哑着声音道:“丫头,你是本座第一个想要留在身边之人,可千万别离开本座啊。”
    否则的话,上天入地,他都要将她寻回来,哪怕融入骨血,也要至死方休。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