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2

    但他扮演的只是个炮灰渣攻,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就he了,原来设定的梁岁辞这人其实人品很有问题,与黎晰在一起本就是为了贪图钱财和他的地位,两人的关系他也一直迟迟不敢告诉家里人,遮遮掩掩,家里人便一直给他介绍对象相亲,后来甚至婚内出轨,仗着黎晰对他的情意,在离婚时还企图分走黎晰的财产。

    这个时候,就是他们刚离婚,也就是说楚宴已经把出轨摊牌不要脸分财产这种事通通都干过了。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结婚还不到一个月,蜜月期还没过完,楚宴就迫不及待出了轨。

    当时扮演炮灰渣攻,楚宴做得可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婚内出轨也理直气壮,对黎晰说是这样为了延续他们老梁家的香火,一点错都没有。

    但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楚宴当时一定不会做的那么绝情。

    反正这手分的非常不走心,因为只要让男主受看清他人渣的本质,基本他这个炮灰渣攻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随便找个理由死一死就行。

    至于男主受,自然也会找到他这个世界真正的爱人。

    比如就他现在住的公寓,也是当时在一起时黎晰买给他的,那时两人正在热恋中,梁岁辞在黎晰面前的形象一直都是工作认真,品性清高,当时黎晰为了送他这套房子可是花了大心思,还生怕他不要。

    真是想多了,其实楚宴看中那套房子很久了。

    公寓在一环内,风水和地段都极佳,装修用了很多心思,也花了大价钱,即使按梁岁辞现在的工资水平,最起码也得不吃不喝攒个四五年。

    楚宴在床上又躺了几分钟,这才慢吞吞地起床洗漱了。

    一边刷牙,2333一边在他旁边问他问题,[宿主大人,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啊。]

    [先去上班再说。]今天可是周一啊。

    他现在住的公寓离他工作的医院其实很近,但周一早上毕竟人多车多,还是不免在路上堵了将近半个小时。

    到的时候将近八点,医院大厅里已经有了很多人,他这边才将东西放到休息室,那边就有护士来敲门了,“梁医生,6号床病人的病历资料我就放在在你桌子上了。”

    楚宴翻了翻,这个病人不是他负责的,但他照例还是应该去检查一下。

    医院的走道有些冷清,他确认了一下门牌号,在门口站定。房中有隐约的嘈杂声穿进耳边,鼻尖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楚宴走进去,将病历资料拿在手里,抬头一看却被里面的景象晃了晃眼睛,一时难免怔了怔——

    房间里堆着各式礼物,几乎要把每个角落都塞满了,光鲜花就有十几束,更不用说还有各类的果篮零食保健品了,因为东西实在太多,桌上放不下,干脆乱七八糟地直接堆在了地上。

    上面挂着各种彩色贺卡,乍一看真的有种壮观的意思。

    病床上的齐明砚刚打完电话,顺着旁边经纪人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门口的楚宴缓步进入。

    这样稳步走来的姿势让他的双腿看起来格外笔直修长,更加显得他面皮白皙,五官端正。或许是因为身上穿着白大褂的缘故,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一种说不清的干净。

    齐明砚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才听清楚了他问自己的问题。

    楚宴手中拿着病历,仿佛不经意一样看着门口站着的两个保镖,随口问了句,“齐先生是明星?”

    “咳咳——是吧。”

    楚宴这才确定了,这人就是原本世界的正牌攻,齐明砚,当红的流量小生,刚演了一部爆红全网的校园偶像剧,风头一时无两。

    不得不说他的外形气质都非常好,即使在美人遍地都是的娱乐圈也很难得,容貌俊挺,眉眼锋利,一头短发干净利落,气质也很独特,温和中又藏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锋利。

    不知道为什么,听说他当时离开这个世界之后黎晰并没有选择和这个主角攻在一起,而是选择领养了一个孩子,最后自己孤独终老。

    这样的结局当然并不算幸福,这也是为什么他需要重新再来一次的原因。

    楚宴合上病历,“齐先生,胃病的话,抽烟喝酒这种……能戒就戒。”

    齐明砚看着他,从桌子上拿了一包薯片拆开吃了,乖乖点头,“医生,我不抽烟也不喝酒。”

    他两眼间距很窄,眉眼深邃,笑起来眼尾向下弯了弯,似乎非常招人亲近的模样。

    楚宴,“……”

    ……

    中午的茶水间有些冷清,楚宴在里面倒水,便听到外面有人谈论,“我刚听到的,真是没想到呢,梁医生这样的人也会做这种事情呢。”

    “看着平时多正直,不过我说呢,才到医院不到三年,别人最少都是五六年才能评,怎么他就那么快。”

    “所以说啊,做手术做再多有什么用,还抵不上人家一篇论文。”

    “这论文还不一定他自己写的呢,他那本科就一个普通一本。真是心疼张医生,在医院八年了,一直都没出过错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