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节

    悟尘回过神来叹了口气, 心中感叹造化弄人。

    在将院中清扫干净之后, 正好院外有人找,就先离开了。

    就在他走后不久。

    过了会儿迦离睁开了眼。

    静室内只有他一人,禅房窗前透出些光亮来。

    是太阳要落山了。

    他握着念珠的手顿了顿, 转头望向窗外。

    “迦离,心静了吗?”

    心中一个声音问。

    他修的是无上佛道。

    侍奉佛祖,心境折损远比修为折损要厉害的多。

    这些年,外人只当圣僧迦离是在风月城一役中受了重伤,却不知他心境困顿, 久久不愈。

    那佛心裂痕一日不消弭, 他便一日困着自己。

    迦离望着窗外, 看着自己窗前的菩提树也慢慢枯了。

    怔愣了一下, 眉梢竟渐渐放松下来。

    窗前不知名的鸟雀在叽叽喳喳的叫着。

    夕阳印的院中景色愈柔。

    迦离抿了抿唇。

    悟尘早已走了多时,院中此刻只有他一个人。

    外面光照进来,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无鼎寺还是以往的无鼎寺,只是在灵气复苏之后,愈加鼎盛了。

    迦离在院中站了会儿。

    太阳落山, 做晚课的弟子们都匆匆离开。

    他一人慢慢走到树下。

    不远处的钟声一声一声的响着,这钟声他已经听了很多年。

    他忽然怔了下,停下脚步来。

    悟尘打完饭,抬头就看见了圣僧,不由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圣僧,你出关了?”

    出关?

    他闭关十载,实则什么也没做。

    迦离心底哂然,还是道:“也该出关了。”

    “这几年劳烦你清扫院中。”

    他抿唇行了一礼。

    悟尘连忙还礼。

    “圣僧可需要我通知众人出关?”

    迦离是无鼎寺的象征,他出关并不是一件小事。

    悟尘心中微顿,却见他摇了摇头。

    “不必,我只是想看看外面。”

    “你若是有事就先去吧。”

    悟尘看了他一眼不敢说话。

    迦离心底顿了顿。

    他此刻一身白色袈裟站在树下,和当年像却又不像。

    悟尘总觉得圣僧像是变了。

    他不敢说话。

    迦离也不多言,在菩提下站了很久。

    随着天色暗下来,院中的萤火虫也飞了起来。

    迦离看向旁边的石桌竹林,忽然想起。

    曾经有很多次,他曾在这里抚过琴。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动了凡心,只觉得那小龙可爱。

    殊不知,一次一次的纵容,心软酸涩,都是动心的前兆。

    他其实……很早就该知道了。

    迦离慢慢垂下眸。

    忽然听悟尘道:“圣僧,几年前无生海曾经送来过东西,您闭关,我们便没有拿出来。”

    无生海送来的东西。

    迦离拿着念珠的手微顿,已经知道是谁。

    悟尘屏住呼吸,听见他道:“给我吧。”

    心底叹了口气,到底还是将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白泷在大婚之后,给朋友们做的纪念礼。

    她不知当初的事情,心中对迦离没能来参加成亲礼还有些难受。

    便做了一个小木雕,当作纪念。

    迦离心中一动。

    便看见了一个小小的木鱼。

    白泷应当是初次雕刻这个,做的并不怎么好,还有些粗糙。

    她给方生雕了个珠子。

    二师兄是柄小剑。

    大师兄是个账本。

    又给滚滚和云姝雕刻了个竹子吊坠和二龙戏珠标准雕刻版。

    迦离圣僧的是白泷第一次做。

    难免手生。

    那个小小的木鱼在悟尘手中。

    迦离心中顿了顿,拿了过来。

    他想了很多。

    在看到这小木鱼时却眉梢柔和了下来。

    落叶簌簌。他忽然开口道:“大陆上这些年可有什么变化?”

    悟尘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顿了顿,才在最后道:“小白施主与拂光真君在一年前进了一个金宫秘境。”

    “现在实力提升,好似已经是圣尊了。”

    圣尊。

    迦离并不意外。

    他心中微微顿了顿,悟尘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时,忽然听他道:“她过的好吗?”

    这句话是在问谁?

    他未必不知道答案,但却还是问了。

    悟尘叹了口气道:“五州皆知,拂光真君与龙族公主是一对神仙眷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我与师门格格不入[穿书]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