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楔子

    楔子

    她又陷入那个缠绕了她千年的诡异梦里了。

    第一个场景,如同魔魇。

    那是一个到处红色的房间。鸳鸯红被,大红喜床,双喜蜡烛……

    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缓缓掀起她的大红盖头,清润的嗓音干净磁性:“金儿,我听说人家夫妻要有这嫁娶之礼,新娘要身着嫁衣盖上红盖头与新郎三拜天地,两人方可成为正式夫妻。虽说月老那老混球是不会为我们绑上红线了,不过也无妨,横竖我们是要在一起永生永世的。金儿,这房间是我照着那人类所说的亲手布置的,你可还喜欢?”

    他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喜悦与期盼,唯一她能看清楚的暗金色眸子里盛满了缱绻爱意。熨得她的心房暖暖发胀,鼓动不已。

    她抬头对上他的眼,看到他眸子里燃起金黄璀璨的的火焰,不自知地羞红了双颊。

    “喜欢。”她咬咬唇,如花绽放般笑了,满腹甜蜜。

    她每次看着那温情的一幕,都困惑不已。

    那个男人是谁?与她是何关系?为什么她……竟会与他成亲结为夫妻?她怎会……做这样有损清规的梦?

    但每每这疑惑刚起,接下来的一幕便会让她惊惧呆住,脑袋像是僵化了一般,再也无法思考。

    那男人低笑着,急急地吻上她的唇,大手一挥褪去她的大红嫁衣,抱着她倒向那喜庆嫣红的鸳鸯被子,细细密密地落下滚烫的吻来。

    她嘤嘤娇喘,羞怯不已,却突然间眼神一呆,眸子里猛地闪过一抹血色,原本抱着他后背的右手间突然幻化出一抹泛着幽蓝之光的冰刃,狠狠地对着他心脏的位置刺去。

    男人痛苦而不敢置信地回头,随即眼里闪过了然,苦笑地轻叹一声:“到底是我失策了……金儿,不要怕……”

    语罢,身形骤然化为一阵星芒,随风消散了开来。

    她在一旁,看着那梦中的自己空洞而痛苦地坐起身,随即突然像是回过神一般,吓得手中的刀刃一松,急急地伸手去抓,却只能任他流失于指尖。

    然后,她就忽的发了疯似的,哭号出声,狂乱地伸出手掌击向自己的胸口。

    最后,一抹奇怪的白色阻止了她,将她打昏带走。

    每次梦到此处,她都会随着梦里的那个自己沉浸在这突然的骤变中,然后感觉到身体的某一处破碎成片,一片一片地化为利刃,一刀刀的刺入她的心脏,再狠狠地扭转翻绞。

    那痛楚,好比剜心断肠。

    梦里本不该有痛觉,但她次次却都是感同身受。

    这个场景到了这里便会转换成另外一个场景。

    那是一条河水似血艳红的河流,河面平静无波,河水中却争先恐后地翻滚着一个个半透明的人影。那些人模样狰狞可怖,哀怨凄绝,蠕动挣扎的周身遍布蛇虫。整条河腥风冲天,呜咽幽怨的哀啼之声凄厉阵阵。

    那河彼岸,盛开着大片大片似血妖艳的花儿,那花儿,无茎无叶,唯有花朵,开得凄美绝艳,整片整片的,像是鲜血铺成的红毯,让人忍不住心生战栗。

    河上有座石桥,桥的那端黑雾蒙蒙,望不尽看不清。很多很多的魂魄在鬼司的带领下匆匆踏上石桥而过。桥这端的高台上,一个年迈的老妪端着瓷碗坐着,一碗接一碗地喂那些魂魄喝下碗中暗黄色的汤水,神色诡异地咧着嘴笑着。

    她站在如血的花丛中许久,终是缓步走上那石桥。那老妪拦住了她,扬起看尽了浮生的无谓笑容,问她:“仙人可是要尝一尝这孟婆汤的味道?”

    声音竟是清脆婉转,黄莺出谷,娓娓动听,如年轻的女子一般。

    她飘忽地摇摇头,只是直直地看着前方的石桥:“不,我只是……想等个人。”

    “那个人,永远不会来。”孟婆闻言,笑得古怪。声音清脆,在这幽无阴森的地方更显诡异。

    “那他……会在哪?”她看到自己双眼迷茫,出了神似的问道。

    “当日你亲手将玄冰刃刺进他心窝之时,你便应该知道答案了。”孟婆转头看了看黄泉,依然在笑,眼中却带着些怜悯。

    “我不信……”她看到自己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地,咬的红唇出了血而不自知。

    “回去吧,他已经彻底不在了。没有轮回,没有来生,彻底灰飞在这天地之间,化为轻尘。”孟婆轻叹一声,随即不再开口。

    她看到自己终于流泪满面,痛苦得伏地大哭,泣血而嚎,落下一地的金珠衬得身后似血的花朵熠熠生辉。

    孟婆见此,终是摇摇头,喃喃自语着拿出一物朝她走来。

    画面每每一到这里便彻底断了。

    她满头大汗地醒来,气喘得厉害,有些发怵地捂着胸口坐了起来。

    “师傅?您还好吗?”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恍惚。

    她终于回过神,抹了抹汗,看着前些年因为机缘巧合而收的徒弟,舒了口气:“无妨。”

    “师傅没事就好了,翡翠可担心死了。”约莫人类十三四岁模样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孽徒(女师男徒)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