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险中见喜

    险中见喜

    知道此时情况危急,没有再多说什么要留下来同生共死之类只会浪费这最后一丝生机的废话,冰麒三人飞快离去,一人去至尊宝殿请天帝,一人去紫薇殿请紫薇大帝,还有一人则是带着附近的士兵们撤离。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果断干脆地离去,除了是要快些请来救星之外,也是心里有数,知道纵然天似厉害,但金貅和梼杌两人联手,一时间应当不会出什么事。

    可三人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办完了事儿,闪电般地赶了回来之时,却看见了叫他们吓得几乎心肝俱裂的一幕。

    “小心——”

    心,充满着不可置信,在胸口剧烈地跳动。古月妖媚的脸上再没有了往日的风流妩媚、漫不经心,他眼睛瞪大,面色苍白,充满了不可置信。猛地飞身至梼杌身后,替他挡下了天似发狂的一掌,他扭头,看着地上死死抱着金貅的身子不言不语、没有反应的梼杌,心慌得可怕。

    看梼杌的神情和金儿的样子……金儿、金儿怕是……

    随古月而来的紫薇大帝见此,连忙走至金貅身侧,以一阵紫气笼罩住了她的身子。却是在尽力保住她几乎湮灭的元神,不让她魂飞魄散。

    “你杀了金儿!你居然杀了她!你竟敢!你竟敢!”随后而来的冰麒完全顾不得身侧的天帝了,极致的愤怒和自责冲上了他的心头,他握拳,猛地拔高身子,夹杂着绝对的杀气朝天似冲了去。

    古月见此,猛地闭了闭眼,然后极致愤恨地一挥袖子,带着绝对的冷厉冲了上去。

    “事已至此,天帝还要继续袖手旁观么?”兰纠握紧拳头,缓缓睁开闭着的眼睛,转身看着身侧像是太过震惊而傻住了的天帝,咬着牙一字一句道。语气中,再无半点敬意,反倒是充满了狰狞的杀意。

    交出这样的儿子,他这个老子,责无旁贷。

    天帝猛地一震,回过神来,威严刚毅的脸上一下子遍布了苍白。

    他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那个优秀出尘,善良慈悲的儿子竟然会变成如今这样模样……不止为了一己之私勾结魔界,还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的元神魔化!他一直坚信着自己的儿子不会做出这样逆天的事情,一直不愿相信兰纠他们的话,可事到如今……

    “孽子……孽子啊!你还不住手!”勉强将心中的悲痛咽了下去,这个素来高高在上,习惯了站在天之颠受人膜拜景仰的天帝,说着这话的时候,身子竟然微微颤抖。不过一瞬间,他却是仿佛老了千岁。看来今日这事儿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且,这事儿给他打击着实不小。

    正和冰麒、古月交战中的天似恍若未闻,只是面色冰冷如刃,发了狠似的朝着两人攻击。避开古月同样愤怒决绝的一击,他冷笑,身子如鬼影一般一动,窜到古月身后,在古月反应过来马上就要避开之际,手一翻,一个红色光刃如锋利的长剑,重重地刺进了古月的腹部。

    如今的他已魔化,速度自然比古月要快了些,古月受此重重的一击,猛地呕出一口黑血来,身子远远地飞出去,被面色大变、同样已经收了伤的的冰麒险险接住。

    本以为他定会乘胜追击追上来彻底杀了两人,谁料天似却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反倒是猛地转身,朝抱着金儿的梼杌冲去。

    “她竟然为救你甘心付出性命……你,真的很该死。”如鬼魅一般倏地在梼杌身后出现,天似语气似哭似笑,面色狰狞得可怕。完全不顾及就在梼杌身侧的紫薇大帝就朝着梼杌的后脑击去,他眼里的怨恨嫉妒就如淬了毒的毒针,恨不得刺烂梼杌。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不语表情淡定的紫薇大帝突然站了起来,同时手一挥,竟轻而易举地将天似的攻击化解成了一团空气,随即竟然还将天似定住了身子!

    他看都没有看天似一眼,只是面色复杂、略带讶异地看着地上的金貅,说道:“都着什么急。金儿还没死透呢。”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瞬间齐刷刷地扭过头来,面色惊喜扭曲。连那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杀意的天似也是顾不得自己无法动弹,急急地看着紫薇大帝,哑着嗓子问道:“她……没死?!”

    紫薇大帝却是没有理会他,只是低头看了身子猛地一震,刷的一声抬起了头目光湿润地看着他的梼杌一眼:“再这么傻乎乎地坐着,她可真要死透了。”

    “她……没事?可是她、她的魂魄……”方才她的魂魄都几乎要离体了。这样,还是没死么?

    抱着金貅的双手猛地收紧,梼杌不敢再去想下去了。他方才,吓得几乎心神俱裂。失去她的恐惧就如毒蛇狠狠箍紧了他的心脏,教他一瞬间竟就生不如死。在看到她的魂魄就要飞散之际,他什么都顾不得了。什么天似什么报仇,他只想要这么跟着她死去。

    这个世上,没了她,便没有了他活着的意义。

    他们被爱情变成了同声同死的双生花,早早就将对方融入了自己的血骨里。一旦失去一方,另一方都会随之而去,无法独活。

    可金儿这个傻瓜,却还是为了替他挡开致命的一击而冲了上去。在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孽徒(女师男徒)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