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孩与娇花(糙汉 婚后爱 高H)

19快滚!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陵安县主为何在此?又因何折辱牧某包下的姑娘?”牧彷的身材高大健硕,长相阳刚、冷肃,剑眉、虎目、高挺的鼻梁,配上有些多情的唇,那好看的唇形稍微修饰了他如万年寒冰的气质,可在他那凉薄的眼神盯视下,还是让人不自觉的胆寒。
    牧彷身上穿着皇上的赐服,腰间配着绣春刀,眼神淡漠的瞟向那几个原本还带着坏笑的纨绔,手指一个一个点过,“牧某记下了。”牧彷一句话都不吝啬多说,可光是被他这么点过,却是令那几人如坠冰窖,心中忐忑。
    就连陵安都要忌惮牧彷。若要比看陵安和牧彷在皇上眼前得脸,那是一百个陵安,都比不上一个牧彷。
    “牧表哥,你别生气,我只是以为……只是……”陵安这人越弱则强,遇强则弱,耸得很。欺辱梁茉一点都不手软,可是遇到牧彷却是怕了。
    牧彷这人甚少出现在贵女面前,与女子是一点接触都不愿有,陵安其实与他一点都不熟识,只是与皇家都攀了点亲,不同姓氏的就叫上一声表哥,看能不能混点情份,可牧彷显然不吃这一套,他淡淡的瞟了陵安一眼,陵安只觉得肠胃里头似乎有蝶扑翅,又似塞满了冰砖,一时胃疼的要命。
    牧彷连声音都像结了冰,“牧某不记得有像县主这样的表妹。”牧彷话才说完,怀里不安分的家伙就动了一下,他疑似听到了一声轻笑,这令他的眉头皱起了三折小山,这也令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凶狠了。
    众人大气不敢喘一声,直到牧彷再次开口,“还不快滚?”锦衣卫在朝中积威极深,几个纨裤子弟几乎是屁滚尿流的爬了出去,留下陵安一个人。
    “县主,香瓶阁是锦衣卫的香瓶阁,还请您不要随意介入、插手,这件事我会和郡王提起,还望县主未来自重。”牧彷的目光投向了梁茉,不再理会陵安。
    陵安强端着最后的尊严,在陵安步出包厢的时候,牧彷的声音又传来,“把门带上。”
    陵安倒是想表现的硬气一点,可是她不敢,只能灰头土脸的依着牧彷的指示,把门带上。
    偌大的包厢里头,只剩下牧彷和梁茉,牧彷盯着梁茉,表情与盯着他人没有太多的差异,一般人被他这样看着,是要回避他的目光的,可梁茉却像是初生之犊不畏虎,一双明媚干净的眸子盯着他,没有半分退怯。
    牧彷没有说话,梁茉也不说话,两人像是在比谁更沉得住气。
    沉默是令人不舒适的,沉默是一个涟漪,会一点一点的扩散,扩散的同时把不安种植在人心中,梁茉其实心里害怕极了,她的脸色白的像刷过的墙,可是她依旧强撑着。
    牧彷的脑海里面闪现了几个香艳的话面,梁茉浑身赤裸地在他身下,双腿被分到极致,而他的男性分身毫不留情的插到最深处的画面。
    两人都是第一回,他全凭着男性本能驱使,想来她当下应该也很害怕,那时她脸上也是像这样,挂着强撑的冷静。
    牧彷铁石般的心肠难得的一软,决定先开口了,和个小姑娘计较些什么?
    “我的玉扳指。”牧彷朝着梁茉身手,牧彷已成年男子来说都过分高大,足足比梁茉高了两个头,是个昂扬九尺的男儿。
    他靠近她,他的阴影都能把她整个人藏起来了,那只充满刀茧的手伸向她,梁茉哆嗦了下,回忆起那茧子在肌肤上造成的触感。
    她把扳指取出,放在牧彷的大掌上。
    “大人那日所说的话,可还做数?”她的声音清脆娇嫩,宛若出谷新莺,是男人会喜欢的嗓子,牧彷第一次注意到,自己和其他世俗男子没什么不同,都会因为这样的声音,而产生一点怜香惜玉之情。
    他才知道自己不是不动情,只是遇到的女人不够诱人。
    求个珠珠、收藏、留言~
    希望今天可以点亮一颗小星星(眼睛里面是小星星
    拜托各位小仙女啦!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