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孩与娇花(糙汉 婚后爱 高H)

20勾引「Рo1⒏red」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话都是梁姑娘在说的,先是说如果能伺候好我,就要我包下梁姑娘一个月,又在我包下你一个月的时候自顾自的说,如果这一个月之中,我复来寻了梁姑娘,那就再续一个月。可是梁姑娘,我来不是找你,是找我的玉扳指。”牧彷话说到这儿,自己都有些震惊了,他不是爱说话的人,这可能是除却向皇帝回秉之外,他这一个月以来说过最长的一段话了。
    是了,那一日,锦衣卫监斩了五姓氏大家族,夜里便在香瓶阁“庆功”。
    明河对梁茉充份表现出了兴趣,可是梁茉怎么也不会忘记,她的叔伯、父兄……,她的家人都在明河的监斩下死去。
    她畏死,可她不能跟一个与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共枕眠。
    梁茉也想过了,如果她随便丢失了身子,下一回明河要她,只是一句话的事。
    她唯一能想到的解就是勾引牧彷。
    牧彷虽然是锦衣卫第二把手,可是他成为指挥使,只是时间的问题,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儿了。
    牧彷是举朝堂上下,明河唯一忌惮的人,可是牧彷也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那一日或许是连老天爷都帮忙,牧彷向来不喜这样的场合,却是来了。
    梁茉是闺阁里养大的,自然没见过牧彷,可是牧彷这个人却很容易认出,一来是精中皆传牧彷身高昂藏,容色俊秀,二来是牧彷是当朝唯一赐麒麟服的官员,牧彷曾于二十岁那一年在万岁遇刺时舍身相救,那时他便得了长安伯的勋爵,赐了麒麟服和玉带,他的曳撒上便是绣了麒麟图样。
    梁茉是狗急跳墙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主动坐到了牧彷的怀里,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喃着,“大人要不要了我吧?”
    牧彷没有把她推开,顺了她的意以后,她又趁势要求,“如若奴家服侍得大人舒坦了,大人可否包下奴家一个月?”
    牧彷是否有被她伺候得舒坦她不知道,可她还是想为自己多巡一层保障,是以悄悄顺走了他的玉扳指,想着若他没包下她,她可以拿玉扳指挡一挡,总归鸨母也不会去向他求证,若是他包下了她,她又顺势提出,“如若伯爷想奴家了,来看过奴家了,能否就又再顺延一月?”梁茉平时是有些小性子,量家人也惯着她,想着女孩儿娇憨点也无妨,倒是没想到她这点小聪明,在紧要关头,倒是真的引起了牧彷的注意力。
    牧彷年幼就失了父母,养在宫中,不是真正的龙子凤孙,惯会看人眼色,皇帝对他或许有几分真心,可他终究只是外甥,多了个外字,自然就疏远了,真正的龙子凤孙不喜他,权位比他低的人畏惧他,梁茉是个特例,她敢自顾自的坐到他怀里,她能在他的死亡凝视之下为自己争取一把。
    牧彷本来打算推开她的,可在她哀求的眼神下,他以为不会有的心软生成了。那一夜开始他就不像自己了,先是丢去了二十几年来的坚持,碰了一个女子,又任由那个女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窃取他的贴身之物,默许了那个女子擅自和他立下赌约。
    明明时不时回想起那蚀骨销魂的滋味儿,却是按捺着性子,不曾露面。
    他想着,她如此矛盾,大胆却又胆小,放肆又羞怯,也不知道他一日一日的不来,她该有多紧张?那些少年才该有的恶作剧心思,竟是被她给引出来了。
    牧彷在试探她,可又何尝不是在试探自己。
    他在自己的极限上头反覆的测试,明明每一日都能想到她好几回,甚至在夜里想到她,下半身就支楞起来,可是他却是到了最后一刻才来见她。
    在来之前,他都想着,或许就该让她接下下一个客人,从此两人成为陌路才是最好的,可当他听闻陵安寻人来折辱于她的时候,他的反应让他明白到了,他也只是个肉眼凡胎,会喜欢漂亮的女子,会有着独占欲。
    至少,他此时此刻,是无法忍受她去伺候其他男人的。
    他压抑了自己的喜好,情感那么多年,该是有一回放纵了。
    尒説+影視:ρ○①⑧.red「Рo1⒏red」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